当前位置: 首页 > 音乐资讯 > 正文

“峄山道乐”与民间保护者马锡干

谷骞网 时间:2020-11-15 11:50:41 来源:谷骞资讯网
2006年盛夏的一个早晨,笔者作为邹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办公室工作人员,随同马锡干老先生前往邹城市北岗山造访玉皇观。马锡干是民间音乐爱好者,一直致力于邹城市地方戏种《山头花鼓戏》的搜集整理,同时不遗余力地自发搜集保护道教音乐。这次他听说玉皇观又新来了一个游方道人,于是叫笔者带上记录本、录音笔等设备一起前往,希望能再采集到一些关于道教音乐的信息。道士是个中年人,说不上仙风道骨,却也精神矍铄。他刚刚担水灌溉过道观后院里的几畦青菜,然后一边动手缝补自己脚上的破布鞋一边同我们谈话。游方道士讲,现在修行,早课晚课主要是颂经、静思为主,不再演奏道乐,因为几乎已经无人会演奏。说到道乐,他是一脸茫然,表示手头没有任何关于道乐的资料。辞别道士下山,我们二人不由叹息道乐的衰落。马锡干很健谈,谈及所钟爱的文化形式,他一扫失落神色,滔滔不绝起来。 道教文化源远流长、博大精深。山东境内的峄山,更是深受道教文化的影响和浸染,传说老子李耳、道家元老彭祖都曾在峄山上悟道修炼、授徒传教。 “所以我在1985年秋决定进行道乐搜集工作时,选择从峄山开始调查。”马锡干说。然而,他几次登临峄山都一无所获,老乐道全都不在世了,王元礼等3个道人均系半路出家,不会乐。但他并未气馁,仍在积极寻找线索。一次偶然机会听说了北山公园的陈明玉,可是陈只当过两年的小道,什么也不会。不过通过陈明玉又打听到了大束镇凰翥村的吕教海是道人,会乐很多。在多次扑空之后,马锡干在缺乏线索、一筹莫展之际看到了一线曙光。 先后9次造访吕教海,马锡干录下道曲口唱工尺谱14个,整理规范后将其翻译成简谱。后来请吕指正,逐个唱给他听。吕侧耳细听后,把大腿一拍,说:“对”!马锡干别提多高兴,更进一步坚定了继续搞下去的信心。后来,他又从中心镇后屯村还俗道人乔尚贤处搜集到了两支经歌。在一次(原)邹县(后立为邹城市)物质交流会上,他偶然见到一位卖几样中草药的道人,马锡干便上前与其攀谈,打听到了滕县(后立为滕州市)红十字中医院的刘明文早年出家为道,后来还俗学医,会乐很多。马锡干立刻赶赴滕县见到了刘明文,并于次回造访时见到了他保存的有百余年的道乐师传手抄本,如获至宝。 马锡干在搜集道乐的过程中,数次被人误会搞封建迷信活动。有时候被采访人不合作,或其亲属、子女反对,粗暴地将马锡干骂出家门。更有甚者认为他搜集道乐是为了发财,坚持索要钱财。马锡干好话说了一箩筐,又搭上无数的烟酒糖茶,有时还要受老天的气,风霜雨雪更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。有次被雨淋得发高烧住院10余天,其老伴怒气冲天,收集活动几近中断。 经历10余年的艰辛,马锡干终于成功完成了《峄山道乐》一书。包括《道乐琐谈》、《道乐工尺谱》、《过渡谱与简谱》三部分。而且作出了《工尺谱简谱综合对应表》。 《道乐琐谈》器乐曲谱、诵唱经歌包括:道教与道教音乐的关系;道人与道乐的关系;道乐的用场、范围;道乐与民间鼓乐、戏曲音乐的关系;道乐的特点、记谱、传习;工尺谱调性关系与现代简谱调性关系;工尺谱的译谱;道乐演奏、乐器、队形;道乐的现状等等。《道乐工尺谱》、《过渡谱与简谱》是器乐曲谱,包括近代道人常奏的道乐工尺谱曲牌若干首以及所译过渡谱、简谱,共计80余篇。颂唱劲歌包括经歌20首。道人们称他们所使用的乐器叫法器,主要有:笙、管子、笛子、箫、铛、鱼、铃、釵、鼓、磬、培、锣、铎等,其中部分乐器已失传。 虽然峄山道乐风格独特,意义非凡,但是它的传承并不乐观。因道人出家时,按辈分赐道名,峄山及鲁南各大庙观及村庙曾有多派建立道业,其辈系皆已不可考。唯龙门派,相对时间较晚,约在清朝时期为鼎盛时期,共30辈。在收集挖掘峄山道乐时所接触的道人辈分有:合、教、永、元、明、至、理7辈,以上和以下各辈分再无接触,至今在峄山邹城及至鲁南可说是后继无人。 马锡干历尽收集、整理道教音乐10年艰辛,其间不乏邹城市政府及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帮助和鼓励,其作品《峄山道乐》的问世,使得道乐这项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留存下来,可谓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道乐博大精深,却鲜为人知。若非马锡干诚心访求,何处可得?正所谓非笃于道,焉得此道?我国民间优秀文化遗产,必然需要广大百姓的支持与传承,方能流传后世。
河北水漆品牌品牌 http://api.chenyang.com/chenyang/About/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谷骞资讯网